欢迎访问:色久久姐妹综合在线-色久久综合桃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我调教的佳媛】(完)

我是一个十足的凤凰男,从小在农村长大,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到了大城市里
的大学,并在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成功地成为了一个城市人。其间的
过程不可谓不艰辛,但我仍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娶到了我如今的妻子佳媛。
  她是城里人,家庭条件也相当不错。中国的父母大多都是「儿穷养,女富养」,
她的生活一直很优渥。当初我只是抱着一试的心态去追求,最后能成功并让她成
为我的妻子,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当然,这还要感谢她开明的父母,并没有因为
我的出生而将我拒之门外。
  我对外表从来没有太多良好的自我感觉,一个从小在贫乏的物质环境中长大
的人,也不太可能好看到哪去。但也不猥琐不木讷,父亲从小就让我把腰板挺直
了。我最引以为傲的还是自己的努力,大概也是这一点打动了佳媛的父母吧。至
于佳媛为什么接受我,两人之间只要看对了眼,理由可以很多也可以没有。
  佳媛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小美女吧。只所以说「小」不是说个子小或者年纪小。
而是说她跟那也镜头上光鲜亮丽的女人比起来会逊色一些,但在生活中绝对是能
让人忍不住多去看几眼的女人。
  165的身高,凸凹有质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楚楚可怜的眼
眸,是很能引起男人的幻想的。不过她最得我心的还是因为她是一个好妻子。
  在我事业最关键的时期,佳媛毅然决然地放弃自己的工作,回到家中全身心
地照顾我的生活。正是在她这样的支援下,我才得以创业成功,小公司上了轨道。
  我俨然成为了人生的赢家。但生活多多少少总会有些遗憾,我也不例外。我
和家媛结婚五年了,没能有孩子。就去医院检查后,得知是我身体有问题。
  刚开始我也受了不小的打击,依旧是在佳媛的安慰下,我还是接受了这个事
实。但我们的父母显然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的,尤其是我农村的爹妈。至今我也
敢告诉他们这一不幸的消息。
  今年过年,我和佳媛回我老家。我那已经老态龙钟的爹妈不可避免地催促我
们快些让他们抱孙子。我只能闪烁其词,暂且敷衍他们。
  我也知道两位老人抱孙心切却不是如此就能搪塞过去的。果不其然趁着一个
空当,我妈把我拉到一旁,硬塞给我一块玉让我戴上。说是什么隔壁村大师开过
光的传宗石,灵验得很。
  这类的封建迷信我当然是不信的,可是心里想着自己对不起爹妈,也就应承
着戴上了。
  我看了看这块石,不象是什么好玉财,但它却有着很奇妙的光泽。
  从老家回来后的某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春梦。生理发育期
我虽然在县城里读书,看不到都市里那花花绿绿五光十色的女人。但也曾在梦里
看到过那丰乳肥臀的乡妇和亭亭玉立的村妞的裸体,并因此遗精。
  但这次却不同。我在梦里看到过那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妻子佳媛。我
依稀记得梦中的佳媛翘着她那紧实的屁股爬在的床边,我的胯下。胴体一下一下
地前后摆动,一双楚楚可怜地眼睛回过头来望着我。
  虽然是梦,但是那些声音还音绕在我脑海中,尤其是佳媛的呻吟。实在是与
五年以来的那些个夜晚都大为不同,带有几分羞耻几分些幽怨,但同时也多了些
愉悦多了些销魂。
  这里着实让大家见笑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汉推车」实在是谈不上让感到
有多淫亵的床笫招式。但我和佳媛确实没有尝试过。五年以来我们的夫妻生活都
是用那种最为平常的结合方式,也谈不上什么前戏,最多也就是唇齿间的亲吻。
  佳媛也从来都是轻轻低吟,我也是按部就班地慢慢耕耘,大概是我们都太害
羞了吧。两个人对闺房之事没有太多的要求,追求得都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
夫妻之道。
  所以在梦中出现那样场景足以让我血脉膨胀。
  第二天清晨醒来时,看到脸上满是甜蜜的佳媛躺在我的怀里,不禁暗自感叹
「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轻轻地放开怀中的佳媛,我决定清醒一下自己,便去浴室冲澡。脱下内裤时
竟发现上面有一小圈浸渍,我不禁苦笑:「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可是脑海
里却又浮现出梦中出现的情景,尤其是佳媛的那个眼神。
  我立马打开水龙头,思绪终于被冰冷的水打断了。
  冬末二月初,我居然在清晨冲了十几分钟的冷水。当我出来时,佳媛已经起
来了。
  「哎呀,老婆,起来了?你多睡一会儿,一天不做早餐没事的。」佳媛每天
都会比我早起,为我做好早餐。今天难得她这么有睡意,却还没我弄醒了。我后
悔刚才没有陪着她多睡一会儿。
  「已经睡得很好了。你昨晚那么辛苦,今天还要去上班,我当然要起来给你
做饭呢。」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在佳媛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的脸颊上。可是我却在扬
起嘴角那未被阳光照到的地方看到了一丝莫名的暧昧。
  这种莫名的臆想让我自言自语了一句:「今天这是怎么了……」
  当我穿戴完毕后,迎接我的是简约而不简单的早餐,当然还有佳媛灿烂的笑
容,那丝莫名的暧昧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吃了一口佳媛做的三明治「嗯!」
  「怎么啦?」佳媛看到我一惊,有些紧张。
  「真好吃。」
  「讨厌,吓人家一跳呢。」
  这不是佳媛第一次做三明治,但总感觉有些不一样,似乎口感更「润」了。
  从公司的路上,由于这个早晨种种微妙的异样,我的思绪又胡乱蹿起来,一
不小心又蹿到了那个梦中。好在去公司的路途并不远,投入到工作中的我就把这
些抛到脑后了。
  然而事情却远没有结束,之后的几天里我又接连做了几次类似的春梦。
  有一次梦到佳媛在我身上扭动着腰身,痴痴地摇头晃脑。有一次梦到佳媛被
我架起双腿,紧紧盘在我脖颈上。甚至还有一次梦到佳媛伏在落地窗上,双手死
死地抓着窗帘。
  每次的情形有所不同,但相同的是佳媛的呻吟都是一如第一次,不同于往日
的那般地多了些愉悦多了些销魂。
  我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我心理状态除了问题,可是犹豫再三还是没去看心理
医生。到底在农村长大的我,觉得这种事情难以向他人启齿。觉得自己调整调整,
应该能有所好转。
  直到周末早晨,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那天我被佳媛淋雨的声音唤醒过来,睁开朦胧的睡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洒进
屋里的明媚的阳光。啊,多么一个慵懒的早晨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睡得比
较早,晚上也没有做梦,今天感觉特别惬意。
  随着身体其他部分也渐渐从沈睡中甦醒过来,我感觉到哪好像有些不对劲。
  「咦——我的睡衣呢——内裤呢——这被子怎么会是这样的。」
  我清楚的记得我昨天是穿着衣服睡的,而且我和佳媛是分别盖着两床被子。
可是今天醒来时我却发现我赤身裸体地躺在一张铺盖凌乱的被子里。
  刚刚的惬意感已经烟消云散了。我四处寻找着我的衣物,原来它们全都散落
在地上,不仅是我的,还有妻子的睡衣和内衣。
  我赶紧捡起穿上,身上已经冒出冷汗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
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虽然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但还是不愿意去接受。
  我掀开床上的被子,果然床上要一大滩浸渍,作为一个过来人当然知道这是
男女交合的体液染成的。这么一大滩,我足可以想见昨夜的疯狂「难道我真的得
了精神病——我不会对佳媛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吧——」
  身上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衣服。
  此时佳媛哼着曲儿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一如窗外的阳光
一般明媚「老公——起来了——」
  「老婆——昨天——我——」我强装着镇定地试图从佳媛口中探听出我昨天
晚上发生的事。
  佳媛满脸娇羞地突然拥入我的怀抱,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楞了几秒钟才合
上双臂抱住她。
  「老公,你越来越坏了呢。」
  「啊?我做什么坏事了」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突然怀里的佳媛娇嗔道「哼,就会装傻。」
  看来是毋庸置疑了,我昨夜在没有丝毫意识的情况下和自己的妻子做了一场
疯狂的性爱。我此时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老婆,我爱你。」我强忍着哽咽说到。
  「老公,我也爱你。好了,我去做早饭了。」佳媛欢快地从怀里奔向了厨房。
  看着佳媛的心情如此这般的好,我的心情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复杂,不过好歹
从悬崖边被拉回来了。我躲进厕所里,点起一根烟来,陷入了沈思中。
  如果佳媛知道我昨天是处在完全没有意识的状态,她会怎么想?那个跟她做
爱的人还是我吗?可是——似乎那个在夜里出现得我更让佳媛开心吧?
  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不告诉佳媛,我也决定不去找心理医生。毕竟这种奇
怪的事,我真的无法说出口来。但我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
  我偷偷在卧室的装了摄像头,我想看看在夜里,我到底有都做了些什么。
  这天晚上我睡得很早,第二天早早回到家里,晚饭后把自己锁在书房里,打
开了连接着摄像头的计算机。随着计算机运行的声响,我的心也扑腾扑腾地越跳
越快。
  我打开摄像头记录下的视频档,画面由暗变明的那一刻,我心都要跳到嗓子
眼了。
  画面上的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视频里能听到稀疏的水声,应该是佳媛在浴室
里洗澡。突然躺在床上的「我」爬了起来,对着安装诡异地一笑。
  我心里紧了一下,看来另一个「我」知道摄像头的存在。
  接着,「我」脱掉了睡衣和内裤,走进了浴室里。我赶忙打开了浴室里摄像
头记录的那个视频。
  「老公,我把你吵醒了吗?」佳媛看到我走进来,略微楞了一下,但很快就
欣然接受了。看来「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佳媛鸳鸯戏水了。
  「我想洗澡嘛」
  「我」开口说话了,声音跟我一模一样,只是神态截然不同。
  「你刚才不是洗了嘛,讨厌。」佳媛娇嗔道。
  「那不一样嘛。」
  「我」走到淋浴下,搂着佳媛吻了下去。毕竟是安装在角落的微型摄像头,
细节无法看得很清楚。但可以看到「我」和佳媛微微地摇摆着头,应该吻得很缠
绵。
  与此同时,「我」的一只手不老实地在佳媛身上游走着,由背心到腰间,从
股内到耻间。佳媛被爱抚得扭动起来,娥眉微颦,神情享受。
  热吻终于结束了,「我」轻轻地按下佳媛的脑袋。佳媛顺从地蹲了下来,将
头置于「我」的胯下,「我」的阴茎挺立在佳媛的眼前。我看了看,似乎比我的
要雄壮许多。
  「老公,今天它好像又大了点呢。」佳媛轻握着肉棒,调皮地仰头望着「我」。
  「是吗,好好舔,它会更大的。」
  「我」轻抚了一下佳媛的脸庞,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
  说罢,佳媛将挺立的阴茎含入嘴中,痴痴的吸允着。时不时又将突出来,用
舌头逗弄。
  佳媛从来没为我口交过,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让佳媛为我这么服务。看佳媛如
今的娴熟,大概已经是被「我」调教过多次了。我意识到,我之前的那些「梦」,
可能都不是「梦」。
  此时享受着佳媛服务的「我」又冲镜头得意地一笑,随后露出万分享受的表
情,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挑衅。
  我也早已不知不觉的手淫起来。毕竟就在刚才看到的一切,冲击力实在是太
大了。看到妻子被人奸淫本就倍受刺激了,而这个人跟我却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
他是「我」,却又不是我。
  这种微妙让并没有太多的羞愤,更多的竟然是兴奋。那种兴奋超越了拿到重
点大学录取通知书和公司签下第一笔大生意是的忘乎所以。又比第一次偷看同学
藏在计算机里的A片中撩人女优,和第一次看到女人真实的裸体也就是同佳媛一
起偷吃禁果时更加晦涩难谙。
  这种兴奋让此时的我抛开了所有顾虑,我没有空隙去想自己的病该怎么治,
又该怎么跟佳媛说清楚这件事。我现在想做的就只有看下去,看下去。
  画面里的「我」一边舒快的呻吟着,一边抚摸佳媛湿润的头发,腰随着佳媛
前仰后合的脑袋轻轻摆动着。
  突然佳媛吐出了含在嘴里的肉根,仰头道「老公,我想要了。」那盈盈的眼
眶里已经满是欲望。
  「我」立马抱起佳媛走出浴室,我也随之立马调换了视频。
  「我」将佳媛放在床上,凑上去又是一阵拥吻。之后「我」沿着佳媛的玉颈
吻到酥胸,嘴和舌配合着手,轻咬慢捻抹复舔。
  听着佳媛「啊——啊——」的呻吟,我也搓弄着下体。
  「我」进而向下,埋首在了佳媛的耻间,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回应他的是佳
媛「啊————」的一声挺腰长吟。「我」又改舔为吸,佳媛的呻吟也由长变促。
本来僵直的小蛮腰又扭动了起来。
  「老——老公——进——进来嘛——」佳媛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
  以前,佳媛从来不会说出这样话,她只会小声地在我耳畔委婉地说一声「老
公——」可就在今晚,她却正声索要了两次。
  「我」又是淫猥一笑「把屁股翘起来。」
  佳媛毫不犹豫地转身扒在床撅起了翘臀。「我」扶着佳媛的腰,将雄根挺进。
两人在性爱的波浪中摇摆起来,愈摆愈烈,越摇越猛。
  佳媛的呻吟都已经变得无神了「啊啊啊啊————」
  而「我」也青筋暴起,全力冲刺。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春浪已经化作了奔哮性
潮。
  随着佳媛的一阵尖吟和「我」的一声低吼,性潮将两人打翻在无尽的欲海之
中。牵连着我也将一股暖流射向了九霄云端。
  画面里的「我」伏在了佳媛身上,而我则眼前一黑。一片空白后,我看到
「我」搂着佳媛躺在床上。佳媛双目微闭,脸范红晕的依偎在「我」怀里,「我」
则抬头看着镜头,冲着桌前的我得意地笑着。
  顿时妒火中烧,我径直按掉了计算机的电源,点起了一根香烟。
  户漏偏锋连夜雨,正在我觉得我不得不正视自己严重的病情时,公司又迎来
了一大单生意。不过福祸相依,我转念一想,如此也好,我有理由晚上可以不回
家了。我害怕那个「我」会夺走佳媛,甚至夺走我的一切。
  但也不能总不回家吧。于是我就晚上睡在宾馆里,中午回家陪佳媛吃个午饭。
在宾馆睡觉时我带了个录像机,那个「我」并没有在宾馆里出现过,这就更让我
觉得蹊跷了。
  心里怀着这样的事,到底影响工作。虽然连续辛苦工作了这么多天,耗费了
许多财力物力人力这个单子还是没能接下来。包含我心血的公司面临了危机,我
的人生久违地落到了低谷。在空荡荡的办公楼里,看着窗外纷飞的大学,茫茫不
知所谓。
  家,我能想到让我找到慰藉的地方就是家了,还有家中的佳媛。我计算机上
的日期,今天是2月14日,我已经5天没有谁回家过夜了。不管了,那个「我」
要来就来了吧,我决定今天不再睡宾馆了。
  突然手机响了,是佳媛打来的,「老公,今天晚上回家来吃饭吧,人家有惊
喜呢!」
  「嗯,好。」佳媛的声音让我倍感温暖,但同时又让我万分揪心。事到如今,
我怕的就只有失去佳媛。
  我开车直奔家中,一路上看着一对一对的男女在大雪中执手相拥前行着,我
加快了速度。
  打开家门,佳媛迎面扑来,暖气中瀰漫着温馨。我看到不远处餐桌上闪烁着
的点点烛光,才意识到今天是情人节。
  「老婆——对不起——我忘记买玫瑰了——」一股愧意瀰漫在我心头。
  「都老夫老妻了,还买什么玫瑰。」佳媛扑哧一笑,「来,尝尝我准备的烛
光晚餐吧。」
  「嗯。」我携着佳媛来到长桌旁,效仿着西方贵族绅士,替她拉开木椅,她
坐下后我又替她倒上红酒。
  这个西式长桌是我买的,大概是因为出身农村,当我事业有成以后偏爱附庸
西方贵族的那份风雅。不得不说这很虚荣,但佳媛知道我也就这么点嗜好,很是
迁就我,今晚的烛光晚餐就是如此。
  看着窗外漫天的大雪,我的心却融化了,不是因为那份可笑的虚荣得到了满
足,而是因为我能有这么佳媛这么一个妻子真是三生有幸。
  「老婆,情人节快乐。虽然没有玫瑰,但我有个小礼物要给你呢。」我举杯
向佳媛示意到。
  「嗯,情人节快乐。」佳媛也举起酒杯,我们各自呡了一小口,接着她问道
「什么小礼物呀。」
  此时我已将今日发生的种种忘掉了,并暗自下了一个决定,现在心情一片豁
然「先喝酒,等会就知道了。」
  「哎呀,老公你越来越讨厌了。」佳媛撒娇道。
  我调皮地笑了笑,这个关子当然要卖下去。我扯开了话题,一边享受着妻子
为我准备的精致的晚餐,一边和妻子回忆着过往种种的美好。随着一口一口的红
酒入腹,气氛中开始瀰漫别样的情调。
  我看着佳媛已经绯红的面颊,走到她的身旁,半蹲在她脚边,握着她的手抚
摸起来「老婆,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佳媛楞一下笑道「哪里话,我们是夫妻吗。」
  我坏笑着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是说床上让你辛苦了。」
  佳媛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真讨厌。」
  我拉起佳媛,深情地望着她说道「准备好接受小礼物了吗?有点小疯狂哟!」
  此时佳媛已经心领神会,「嗯」地点了点头。
  我吹灭了放在长桌中间的蜡烛,并将它们推下桌去。拿起手边的红酒呡了一
口,向佳媛吻去。一如那个「我」一样热烈地吻着,我们彼此来回吸允着对方的
舌头,时不时咽下混着唾液的红酒。
  我不能输给「我」,要更热烈一些才是。抱着这样的决心,将佳媛放到在餐
桌上,一只手伸进裙底抚摸她大腿的内侧。
  佳媛很受用,立马就呻吟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感受到了佳媛耻间的湿润,便由股间顺势摸了过去。当我触到
内裤的时候,立马察觉到了,佳媛今天穿着是材质轻薄的性感内衣。
  我的惊喜流于表面,佳媛冲我妩媚一笑「这是奖励你的呢?」
  我大喜过望,立马轻轻分开佳媛的双腿埋首其间。佳媛并没有闭拢双腿,而
是顺势张开来任我欣赏。看来「我」的调教很成功呢。
  看着那条小小的黑底玫瑰蕾丝花的内裤,我不由自主地向上舔了一口。这还
是我第一次尝到淫水的滋味,咸咸的,感觉竟然还不错。浸透到内裤上的淫水毕
竟有限,我不满足地脱下佳媛的内裤。轻轻地掰开大阴唇,往水泽泽的小阴唇上
舔去。
  没想到佳媛一阵痉挛「哦——」
  这让我更加兴奋了,于是我又用舌尖挑弄起阴蒂来,佳媛又是一阵舒畅的呻
吟,双手只把我的头发乱抚一通。我在阴唇和阴蒂间来回舔舐了一番。
  发现佳媛竟个自抚摸起自己的乳房来,我这才意识到我冷落了这么一个宝贝。
便转而来到佳媛的胸前,解开她的洋装扔到一边,推上的胸罩,学着视频里「我」
吸允搓弄起来。
  我此时觉得佳媛的乳房手感很好,虽然不是特别大,很浑圆很挺拔,乳头也
还比较粉嫩。最可爱的是它还很敏感,经过我一番逗弄,佳媛的耻间流水潺潺。
  听到佳媛舒畅的呻吟,我很欣慰,但我并不满足。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是在傚
法那个「我」,要超越他才行。我琢磨了一下,找到了空当。舌头顺着佳媛的胸
侧向上,来到的腋下。
  佳媛的腋下还留有未被及时清理掉的稀疏的腋毛。但这并无妨碍。我舔了上
去,还有腋毛啜入口中含吮。我的这一举动显然给佳媛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呻吟
变得更加销魂起来,一双纤手在我的背上忘情地抚摸。
  片刻之后,我由腋窝向下,到腰间时,佳媛未被脱去的裙子阻挡了去路。我
赶忙伸手去脱,佳媛也配合地挺起腰肢。除去了路障我,我继续向下由髋到股外,
一路到小腿,最后来到我此次的目的地——脚。
  我调整姿势,将佳媛的脚捧在手里,她双眼迷离地望着。我嘴角扬起一丝坏
笑,便把脚趾吮入口中。佳媛被刺激得上身后仰,一阵尖吟,酥软得仰躺在桌上。
  立时我又捧起她的另一只脚吸允起来。我想此刻佳媛心理上的快感要远大于
生理上的刺激。
  佳媛抚弄着自己挺拔的双乳,迷迷离离地说道「老——老公——我要——」
  我停止一切的活动,想着前戏也应该结束了。便爬到她身上,坏笑地对她说:
「要什么?」
  「要那个嘛。」佳媛稍稍缓和了过来,调整了下呼吸,吐词变得清晰了起来。
  「那个是哪个,老婆,说出来。」我知道佳媛的情欲已经被燃烧起来了,再
加上前些天「我」的调教,她会出来。
  「要你上我嘛。」佳媛有些焦急了。
  「哦,是要我上你,不是要我操你呀。」我还在不依不饶地逗她。
  「老公,你真坏。就是要你操我啦。」
  「好,我就操你这个淫荡的老婆。」不知怎么,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
  我扶着我的肉根挺进佳媛的体内九浅一深的抽查起来,从来没像此刻细细体
会过,佳媛的阴道里竟然这么暖,这么润。
  这种感觉太好了。
  突然佳媛将双腿盘起,锁住我的腰,一下子打乱了我的节奏。加上佳媛忘情
的呻吟,让我忘乎所以,不顾一切地抽动着。一不小心没控制住,一泻千里了。
  我如此这般的戛然而止,显然没有让佳媛达到高潮,肉根就软瘫地滑出来了,
这让我懊丧不已「老婆,我——」
  佳媛并没有多说什么,微笑拿起一旁的餐巾站起来替我擦拭汗水了,接着将
我轻轻推到在餐桌上,打开我的双腿,凝视着我的正在萎缩的肉根。
  她这一些列的动作,成功遏制住了我肉根进一步萎蔫的趋势,并且还有了再
度蓬勃的迹象。
  佳媛伸出手来,一边撸动着我的肉根,一边调皮地看着我我也望着她。须臾
之后我们的目光都汇聚到那根在她的纤手逗弄下勃起的肉根。
  忽然,佳媛用手指挑起一旁蛋糕上的奶油,抹在殷红的龟头上。我舒服得叫
了一声,佳媛狡黠地笑了。我知道她接下来做什么了。
  佳媛将覆盖着奶油的龟头没入口中吸允起来。啊——这感觉太爽了。佳媛将
龟头吐了出来,但舌头还搭在上面,用舌尖在龟头上画了几个圈。然后沿着肉根
向上一路舔到了阴囊。
  这应该是她不曾为那个「我」做过的,顿时心理和生理上双重的刺激,让我
仰头舒吟「哦——」
  我感觉到我肉根在变硬,突然一阵空虚袭来,听到佳媛对我说道「我的胸好
看吗?」我抬头一看佳媛捧着双乳向我痴痴地笑。
  我赶忙说道「好,真好,真想一口吃掉!」
  佳媛开心地笑了「吃掉啊,你舍得吗?」说罢佳媛把双乳凑到我肉根前,用
双手扶着将我的肉根夹在乳间,上下摩挲起来。
  我顿时觉得我的肉根要炸开了「老婆——来吧——」
  没想到佳媛笑道「来?来什么呀——老公。」
  报应来得真快,没想到这样该她调戏我了。「来做爱呀。」
  「做爱——怎么做?」她也不依不饶起来。
  我着实有些着急了,作势要起身「做爱就是,让我把我鸡巴插进我淫荡的老
婆的那个小逼里。」
  佳媛将我按倒在了桌子上,「哦,是这样呀。」
  然后她爬到躺在桌子上的我的身上,扶着我的肉根在她的阴道口摩擦起来,
「是这样吗,我的下流老公。」
  「是,我的淫荡老婆。」我双眼冒火地看着她。
  佳媛慢慢坐到我的身上,我们两都叫出声来了。
  「啊——好爽。」
  「啊————到顶了要。」
  随后在我身上卖力地驰骋着,肆无忌惮地呻吟着,摇头晃脑着。经过一次射
精后,我远比上次要持久许多。眼看佳媛渐渐腰力不支,在我引导下我们换了姿
势。
  她上身爬在餐桌上,而我站在她的身后,才用立体背入式抽插起来。佳媛的
呻吟越来越迷乱,身上的汗液连头发都打湿了。腿也开始发软,都快站不住了。
我知道她的要高潮了,便扶着她拼劲最后冲刺了起来。
  「啊——要去了——要去了——啊——老公——」
  我咬紧牙关,奋力往她的花心一定,滚烫精液喷涌而出,射入佳媛的阴道深
处。我们同时痉挛着软瘫在了地上,大声的喘息着。
  还一会我们才回过神了。佳媛依偎入我怀里对我说道「老公,我爱你。」
  我轻抚着她已经湿透的秀发回道「我也是。」
  第二天,我鼓起勇气去看了心里医生。心理测试表明,我没有任何严重的心
理问题,只是需要适当地调整工作心态。之后的几天里,那个「我」再也没出现
过。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我站在一栋大厦的落地窗前,鸟瞰着这座繁华的城市。春来万物复甦,又是
晴空万里,我的心情一片大好。就在刚才,我以奇招制胜,拿下了一个大单子,
公司转危为安。
  突然一个电话打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佳媛。「老婆,有什么事吗?」
  「老公——我——我怀孕了——一个月了——」佳媛显得很紧张。
  她当然会紧张,因为我是不能生育的。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当然很吃
惊,但却没有丝毫地怀疑佳媛。我强忍惊讶,故作平静地告诉她「啥老婆,别担
心,孩子是我们的。过年咱们回老家的时候,我妈给我了一个中医药方。我的身
体没问题了。」
  「真的吗?」我突然这么说她当然难以相信。
  「是真的,你在哪呢,我现在过去。」
  和佳媛打完电话后,我跑到厕所里,拿出胸前的那块传宗石端详起来。我这
才注意到,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原来光泽,变成了一块顽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